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验证码 注册
用户名:密码:验证码:注册
繁體瀏覽

 

忆中秋

   从记事起,每到中秋,母亲就会很忙,那时,家里很穷,没有钱买月饼,所有的月饼,都是母亲亲手做的,数量也是特别有限。母亲总是做两次月饼,第一次的月饼,我们是没有吃的份,全用来走亲戚,我们就带着母亲做的月饼,走舅家,走姑家。
   中秋节晚上,母亲会把一家人召集在一起,吃团圆饭,平时舍不得吃的自家的花生、梨、石榴、板栗等,全摆在桌上。母亲会做一个大大的、圆圆的月饼,摆在桌子中间,一家人一起向祖宗鞠躬,敬奉,敬过祖宗之后,敬长辈,长辈吃过后,才允许我们吃。我常常是早早地在灶台前后,帮着母亲跑来跑去,桌子上摆的花生、石榴、板栗,每一个长得什么样?我几乎都能说的头头是道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,在孩子眼里,这些比珍珠玛瑙都宝贵得多,但我从不敢偷吃一个,因为,母亲不止一次地说过会给我吃的,不允许我吃的时候,是万不能碰的,也许这就是我的家风,是母亲给我的财富。后来,我读书了,中学、大学都是在外地度过的,中秋节也很少能和家人在一起。每当中秋,我都会回想起和母亲在一起,一家人团圆过中秋的日子,我跑前跑后陪着母亲张罗中秋团圆饭,我就像是母亲的影子。
   大学过中秋时,系里组织我们外地学生过中秋,系主任楼雅珠老师给我任务,让我去采购,特意关照我采购上海高桥月饼,我独自坐公交车,按照楼老师给我的采购单,给我画的采购地点,一一地采购回来,并一一留好了发票,那情形,就像母亲让我摆放家里的中秋晚饭一样,等所有同学、老师到齐,我们才开始享用。
   今年的中秋,是我们三家朋友一起野餐度过的,我们早几天就开始计划,就去踩点,最终把野餐的地点,选在了一个公园里,可中秋日当天,秋雨不断,我想,可能有麻烦了,我和其他朋友联系,都纷纷表示,我们就过一个雨中的中秋吧!我们各自分工,准时到达指定地点,俨然一副野外露营的行家里手,其实,我们三家是第一次在外野餐,经验都不足,但菜、酒、水果样样俱全,大人频频举杯,孩子围着桌子,吃着说着,嬉戏着,不知不觉,是酒醉,景醉,还是人自醉,我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醉了,忘情于团聚中,吃了中午,吃晚上,微雨中,没能看到中秋月,我们的胸中早已升满了圆圆的月,回味中,禁不住随性几句:“中秋日,友相偕游园,野餐,畅叙,大醉,忘归,乃记之。秋雨声里遇中秋,亲朋相约郊上游,醉卧忘归切莫笑,人生能有几回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罗新方

 


zgh 17-10-12 评论(0 浏览(108

 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